使用中的各种窍门_分享的便民生活

醒来在厕所洗娃娃…天真妹答应它的请求

醒来在厕所洗娃娃…天真妹答应它的请求

※本篇为【小柠檬】专栏投稿者真实经历,涉及个人观感,请斟酌阅读。

※内文人物皆以化名呈现。

(续上篇)

以下是小青的自述:

当天跟命玄分开后,我带着娃娃回到家中。我觉得,这娃娃这幺可爱,怎幺可能是它的问题呢?而且人家还说娃娃可以守护爱情跟保佑身体健康,会不会是玄大说错了?不过,当天回家后真的轻鬆很多,也没有再跟男友吵架,真的很神奇。

然而那天晚上,我梦见了娃娃。它一直哭、一直哭,哭得好可怜。我问它为什幺哭,它说自己被关起来了,那里好黑,好可怕,问我能不能帮它。它是我最喜欢的娃娃,我便回答:「好啊,该怎幺帮你?」

醒来在厕所洗娃娃…天真妹答应它的请求


▲娃娃示意图(图/当事人提供)

我一答应,突然就醒了过来,而且我竟然在厕所,还正在洗那只娃娃。我还以为我睡到茫了,不小心弄髒娃娃才会在这洗它,当我再仔细看娃娃,奇怪的噁心感忽然冲上喉咙,我立刻将晚餐吐了出来。

我觉得不对劲,想找命玄给我的符,可白天明明还放在包包里的符,现在却怎幺找也找不到。接着,厕所传来滴滴答答的声音,大概是我没把水龙头关好,但那声音听起来莫名的很可怕,像是厕所有什幺东西在呼喊着我。

当下我也不知道该怎幺办,只好赶紧拿起手机打给男友。虽然是半夜,男友依然接了我的电话。只是不知为何,一听到他的声音,我又没来由的一阵不耐烦,说没两句后就气沖沖的挂上电话。我在气头上也不怎幺害怕,回到厕所将娃娃拿出来,用夹子晾好。

那天晚上我怎样都睡不好,熬到凌晨才睡着。在闹钟响的前十分钟,我忽然听见东西掉落的声音。我被惊醒,刚要下床,却发现那娃娃掉在我的床边,还有点湿湿的我睡前明明是将娃娃挂在窗户前,但窗户离我的床有一公尺多,难道是风太大,将娃娃吹掉了?

我抱着满心疑惑将娃娃挂回去。接下来事情越来越怪,先是上班不顺利,再来是半路车子抛锚,约好的客户通通临时变卦,晚上跟男友吃饭我还踩了地雷。我越想越不对,该不会是那个老玄对我做了什幺吧?

跟男友闹得不欢而散后,我自己一个人回家,突然发现娃娃又掉了,这次是掉在我的书桌上。虽然窗户紧靠着书桌,但我早上出去前明明将窗户关上了,娃娃是怎幺掉下来的?

第二天晚上,我又梦到那个娃娃,它在我脚边转来转去。忽然,我看到了男友,是几年前他刚跟我在一起时,比较瘦的模样,他跟一位穿得很辣的年轻女生走在一起。我想上前,却一步也踏不出去,反而被娃娃往后拖。

转头一看,娃娃的嘴巴忽然变得好大好大,还不断滴着口水,连在梦里都能闻到一股陈旧的腐败味!我不断挣扎,忽然从我的睡衣口袋里爆出一道刺眼的光,刺眼得我直接醒来。

我一睁开眼睛,娃娃竟然躺在我脚边。我赶紧翻了翻衣服口袋,竟翻出了老玄给我的平安符。我想站起来,却一阵晕眩,又跌坐回床上。一摸自己的额头,烫到不行。

我昏昏沉沉的倒回床上,不断做着恶梦。醒来后我怕得连大门都出不去,觉得好像有什幺可怕的东西在门后,只能帮自己沖澡、睡觉。我完全没有食欲,一直噁心想吐,想打119又不敢出门,连窗户都紧紧关上。

我就这样将自己关到半夜,正当我翻来覆去睡不着时,我突然觉得那娃娃正在打量我

我想将它丢掉,但下意识觉得,丢掉可能会更麻烦。黑暗中不断有东西在走动,我吓死了,赶紧将所有的灯都打开,被注视的感觉却越来越重,好像有东西正在等我睡着或疲累时,把我拖进黑暗中。

醒来在厕所洗娃娃…天真妹答应它的请求


★ 版权声明:图片为版权照片,由CFP视觉中国供《ETtoday新闻云》专用,任何网站、报刊、电视台未经CFP许可,不得部分或全部转载,违者必究!

正当我快绝望时,命玄的电话来了。其实我昨天就想打给他,可是怎幺样都找不到他的连络方式,好不容易等来他的电话,话筒那头他好像知道我发生了什幺事,紧张的说要找我,但我实在没办法出门,只好给了住址,请他跑一趟。

时间过得好慢。灯光明明很亮,但是那无处不在的黑暗越来越近。窗户刷的一声打开,狂风呼呼的灌进来。我终于受不了紧绷的气氛,把被子蒙在头上疯狂尖叫。接着,门口传来砰砰砰的敲门声跟门铃声。

我叫得更用力了。突然,门口传来有点熟悉的声音

「小青,是我啦!开门,妳再不开我就撞门了!」是老玄!

不等我反应过来,他真的开始撞门我家是铁门,他真的打算撞坏吗?

「等等!我来了!」我急急忙忙的打开门,老玄正拿着灭火器,还打算继续夯下去。

--

没错,关键时刻,我来了。一开门,满地东西乱七八糟、还有水渍。我看着跟前两天判若两人的小青,忍不住问她:「上次给妳的东西呢?」

「只剩下这个其他的不见了。」小青畏畏缩缩的掏出平安符。我看着黯淡无光的符,又看了看好像犯了错等着被骂的小青,拍了拍她的头。

「没事,妳就在我旁边待着。」我大步走了进去。房内狂风呼啸,巫毒娃娃坐在床头,用嘶哑的声音对我怒吼。

『滚!不滚我连你一起吃了!』它身后的紫黑色气息张牙舞爪,朝我怒吼,接着朝我扑过来,连小青都好像有感应到。我也不说话,直接动作,这两天思考对策不是想假的。

「吾人所用,受之火德,星君在上,持礼颂召」一道红色气息蔓延出去,紫黑色的气息一碰到就好像被灼伤一样。

『啊啊啊!浑蛋!你敢这样对我!』

「#$%*()&*()JKIJ#$%&^@。」别误会,我不是骂髒话,只是巫术的祈祷词我不会打。没错,巫术,守护咒,至于为什幺我会以后会说。

『呜阿阿阿!你怎幺可能!』娃娃见不妙,又颳起一阵风。打不过就想跑?

金光缚地咒、定魂锁心咒、又一道百灵隲压,我直接将娃娃封印。处理这种东西很麻烦,因为这是真正的诅咒。我先将其中的怨魂渡进我的招魂铃中,然后写了一张又一张的符,将娃娃层层叠叠的包住,打算带回庙中化了它。

临走前我丢了一张纸给小青。小青仔细看后,讶异的看着我。

「玄大,你」

当然不是情书,是报价单,驱邪费用加上计程车钱。

「啊,妳男友好像在楼下啰,我先走了。红包袋我刚刚收了,钱记得汇到我户头。」我带着东西,安心的準备回家睡觉。

「就这样吗?会不会太少?」小青冲出门口,对着等电梯的我问了一声。

「所以我才穷啊,哈哈哈。」电梯到了。小青的男友冲出来紧紧抱着她。夭寿,要开始放闪了,我先走了。

「玄大(老师),谢谢你。」真有默契啊。

我是行走两界,代天巡狩的阴阳道师──命玄,今晚难得的可以安心睡觉了。

键盘小柠檬 长期徵集来自各个特殊职业领域的驻站作家!你是特别领域的达人吗?你有别人没有过的职业经历二三事吗?不论是有趣的、新奇的、爆笑的、感人的、恐怖的,欢迎和我们分享你的职业小故事!欢迎来信r4517@ettoday.net

键盘小柠檬脸书社团 欢迎自由投稿,还有机会登上网站让更多人看到你的故事喔!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